来时,安华锦带着顾轻衍,轻而易举,回去时,安华锦酸软无力,是被顾轻衍按照原路抱着回去的。

    男人天生比女人有力量和力气,一夜未睡,依旧神清气爽,春风拂面。

    二人回到南阳王府时,老南阳王正吩咐人收拾行囊装车,准备出发。

    安华锦沐浴换衣后,与顾轻衍一起来到老南阳王的院子,安易宁冲过来扑进安华锦怀里,安华锦差点儿没站稳被他扑倒,还是顾轻衍眼疾手快从旁扶了安华锦一把,才让她勉强站稳。

    安易宁也吓了一跳,站直身子,看着安华锦,“小姑姑,我难道吃胖了?很重吗?”

    安华锦摇头,伸手捏捏他的小脸,“宁儿不胖,是小姑姑最近懒,没练功。”

    安易宁松了一口气,试探地伸出手去抱安华锦,小脸露出了十分不舍之情,“小姑姑,我就要走了,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啊?宁儿好舍不得小姑姑的。”

    安华锦笑着任他抱住,同时也抱住他,“小姑姑答应你,最多半年,总会见你一次,好不好?”

    安易宁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以前一年才见一次,如今半年见一次,也不错了,于是点点头,干脆地说,“好,小姑姑,我们拉勾勾。”

    “好。”安华锦点头,与他的小手指勾在一起。

    安易宁开心的童稚的声音响起,“拉勾勾,一百年,不许变。”

    “不许变!”安华锦笑开。

    顾轻衍笑看着二人,想着,这也算是安华锦与他的承诺了,最多半年,总要见一次,她与宁儿约定,也算是间接地与他约定了,毕竟,宁儿是跟在他身边的。

    他有点儿怀疑自己,不知此去回京,能不能忍住半年不见她,怕是很难。

    一时间,他又惆怅不舍起来。

    “大丈夫志在四方。”安华锦伸手拍拍顾轻衍肩膀,笑吟吟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玉扳指,拉过他的手,替换下他手上本来戴着的玉扳指,收进了自己怀里,“回京后好好关照爷爷,好好照顾宁儿,也替我好好收拾王岸知一顿,他的那笔账,我还记着呢。”

    “嗯,好。”顾轻衍微笑,目光温柔。

    沈远之从屋子里走出来,看了二人一眼,一时间酸的牙疼,“我说你们俩,行了啊,还在孩子面前呢,便眉来眼去的黏在一起,一点儿也不考虑别人的眼睛长针眼。”

    安华锦当没听见。

    顾轻衍也没空理他。

    沈远之:“……”

    他是空气?

    老南阳王咳嗽一声,板着脸说,“出发了。”

    安华锦转过头,该说的话,昨日都说了,该嘱咐的,也都嘱咐了,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安华锦也不多话,说,“我送你们出城。”

    “你得了吧,你若是送啊,怕是送出百里,也送不狗。”沈远之摆手,“我去送他们就是了。”

    安华锦:“……”

    顾轻衍微笑,“你歇着吧,不必送了。”

    安华锦心中也不舍,坚持地说,“就送出城,不送远。”

    “也好,那就走吧。”顾轻衍点头。

    沈远之:“……”

    一个想送,一个让送,那他还说啥?

    顾轻衍拉着安华锦上了马车,招呼安易宁跟着一起上去。

    于是,从这一日开始,,安易宁不再跟在老南阳王身边,而是跟着顾轻衍直接坐进了密封的十分严实的马车里。

    崔灼与安平对看一眼,也笑着一起送老南阳王一行人出城。

    马车一路出了城,虽走的不快,但到达城门还是没用多少时候,出了城外五里处,安华锦下了马车,站在车前,对着挑开车帘,隐忍克制看着他不舍的一大一小两张脸,也压制住不舍的情绪,笑着说,“走吧,路上多注意些,到了千水山,可以在沈如风处再歇歇脚,反正沈盟主对你仰望的很,必定热情好客。”

    顾轻衍捻着她的手指尖“嗯”了一声,不舍片刻,放开了手,落下了帘幕。

    安易宁趁机小声说,“小姑姑,别忘了我们俩的约定啊。”

    “忘不了。”

    安易宁放心了。

    车夫得了吩咐,马车渐渐走远。

    安华锦目送着马车走远,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没动,沈远之走过来,拍拍她肩膀,“舍不得啊?”

    “是啊。”

    沈远之:“……”

    这么坦诚的扎心吗?

    他无言了一会儿,“如今你将陛下得罪的彻底,你们俩的大婚,怕是遥遥无期,你这么舍不得,是不是担心顾轻衍变心啊?”

    安华锦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说,“等我帮你找个恶婆娘管住你这张嘴。”

    沈远之顿时闭了嘴,怕了怕了,他才不要恶婆娘。

    崔灼仔细打量了安华锦一眼,她眼中的不舍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走过来,给沈远之解围,“走吧,今日风大,仔细染了风寒,回城吧。”

    安华锦点点头。

    一行人折返回城。

    回到南阳王府,安华锦实在疲惫至极,对几人摆摆手,她今日不处理事务了,回了自己的院子。

    沈远之在安华锦走后,小声撇着嘴说,“她有一处秘密的地方,连我都不告诉,曾经我跟踪她到半路,被她发现了,将我赶了回来,昨日定然带着顾轻衍去了。哎,女人呐。”

    崔灼笑了笑,若是早先,他还抱有一丝希冀,自从顾轻衍来了南阳,他见到了顾轻衍之后,便已经不抱什么希冀了。

    他自小聪明聪透,最是明白,一旦一个人将另一个人放在心尖上,那么,别人轻易代替不了,尤其他喜欢的人还是安华锦,而安华锦喜欢的人还是顾轻衍。

    他从见到顾轻衍那一刻就知道,顾轻衍那样的人,他没什么机会的。

    安平叹息一声,“老王爷乍然一走,这南阳王府感觉都冷清了。”

    沈远之接过话“可不是嘛,安爷爷在府时,每天都要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金凤华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西子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情并收藏金凤华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