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让楚砚娶安华锦,皇后她不反对,侄女变儿媳妇儿,她也觉得挺好,免得将来跟个不熟悉的儿媳妇儿还要磨合婆媳关系,但她怕此事不可行。

    不说安华锦打算招婿入赘,会不会答应嫁给楚砚,就说以她的性子,可不是个甘心困于宫墙的性子,不同于她,她可是自小在南阳军中长大的,父亲对她要求虽严苛,但也给了她很大的自由。

    她进京,这么多日子,若不是那日迫于无奈,连在皇宫歇一晚都不想住,更遑论将来让她待在宫里了?她怎么会同意?

    这否定嫁入皇家,怕也是跟她一直想的招婿入赘一样。

    “哎。”皇帝叹了口气,“朕真是不容易,去了旧愁,又添新愁。”

    皇后劝慰,“陛下您还春秋鼎盛,无论是立太子,还是稳妥南阳军,都不急。”

    “朕是不急,但就怕南阳王撑不了太久啊。”皇帝眉头又陇上云层,“朕听说,岳父今年身体不大好,今春一场风寒,就让他病了半个月。年纪大了,身子骨没那么好了。有他在,南阳军自然安稳无忧,但他若是突然撒手,安家只剩下这一个小丫头了。朕怎么能不忧心?”

    皇后闻言也沉默了,心中布满忧伤,“臣妾已有多年没见过父亲了。”

    皇帝搂住皇后肩膀,“朕这就派两名太医去南阳,给他好好瞧瞧身体。南阳没有好大夫,也许他身体没大事儿。”

    “嗯,多谢陛下。”皇后心里明白,陛下是想让太医去看看父亲还能活多久。

    张公公瞧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出声提醒,“陛下,该去早朝了。”

    皇帝点头,还是不想轻易打消心思,“你改日将小安儿喊进宫来,探探她口风,看看她的想法。”

    “嗯。”皇后点头。

    皇帝站起身,向外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一事,又说,“前些日子你跟朕提的,安家除了一所老宅子,再没旁的能让那小丫头闲来无事避暑玩耍的庄子。朕已让张德办好了,等你召她进宫时,顺便给她。”

    张公公立即说,“是办好了,老奴稍后就给娘娘送来。”

    “多谢陛下。”皇后连忙道谢。

    皇帝感慨,“近来因张宰辅案子,空出了不少好地方,那起子贪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朕不抄他们的家还真是不知道,如今抄家后,才知道他们富得流油。对比起来,南阳王府于国功勋卓著,反而一贫如洗,在京中只个老宅子,实在不像话。如今朕将京城方圆百里的好地方,给她挑了不少,够她耍一年的。”

    皇后十分感动,“待小安儿进宫,臣妾让她当面找陛下谢恩。”

    皇帝笑,心情又好了些,当面来找他谢恩,他就能趁机劝劝她了,嫁给七皇子,对她好,对南阳军也好,做太子妃,将来做皇后,天下有不心动的女子吗?他觉得没有,“是你侄女,也是朕的侄女。这么多年,是朕亏欠安家,以后但凡小安儿的事儿,你只管跟朕提。”

    皇后笑着连连点头,看起来也很高兴,比听说立她儿子为太子时高兴多了。

    皇帝见她笑的开心,又有些郁闷,憋着起身离开,去上朝了。

    张公公跟在皇帝身后,想着他刚刚听到了什么?陛下想取消七公子和小郡主的婚约?哎呦,要了他的老命了,这可是大事儿,他得赶紧传信给七公子。

    皇后送走皇帝,回到内殿,关上殿门,坐在桌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嬷嬷,去给砚儿传话,让他今日抽空过来一趟。就说我有要紧的事儿找他。”

    贺嬷嬷点头,陛下所说的事儿,还真是一件要紧事儿。她见皇后眉头深锁,劝说,“不管怎么说,陛下说立七殿下为储君,这是好事儿。”

    “是好事儿,本宫也知道,可是你可听明白了?陛下是想小安儿做太子妃。陛下想要相辅相成,十全十美。”皇后嗤笑,“可是世上哪里有什么十全十美?即便陛下贵为天子,也不例外。”

    贺嬷嬷叹了口气,的确,陛下贵为天子,此事怕是也难以周全,若陛下一早就有立七皇子的打算,一早就将小郡主许给七殿下,如今哪里还会这般难办?七公子与小郡主因婚约如今牵扯的深,可不是陛下一句话就能取消解决的。

    顾轻衍很快就收到了张公公命线人送出宫的消息,他本就一夜没睡,在天快亮时稍微眯了一小会儿。如今得了张公公的消息,一下子面沉如水。

    果然,他爷爷最了解陛下,被他给料中了,陛下还真起了心思。

    他嘲讽地勾起嘴角,陛下多疑又善变,有了更好的打算,便想将他踢开吗?这婚约的起初他是不愿,但如今,容不得陛下不愿。哪怕依着安华锦的想法拖着,他也不想取消。

    更何况,他如今倒是更享受未婚夫妻的相处之道,没打算退一步或者更近一步。目前来说,他也觉得挺好。

    他打开窗子,任冷风吹了一会儿,去了顾老爷子的住处。

    顾老爷子见他早早来见他,脸色虽然看着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但眼底似有云层化不开,谁的孙子谁了解,便明白了,“陛下那边,果然被我料中了?”

    陛下其实是个急性子,但因为是陛下,皇位磨砺,所以,多数时候,他才不得不忍耐着自己的性子。这么快有确切消息,也不奇怪。

    顾轻衍点头,“被爷爷料中了,但我不会让陛下取消婚约的。”

    顾老爷子点头,“你一夜没睡吧?可想好了应对之法了?”

    顾轻衍抿唇,“其他事情都好办,法子也好想,主要是小郡主那里,我如今还不太确定她的心思。”

    她是不是能为了南阳军做到嫁给楚砚?

    顾老爷子看着她,“所以?”

    “所以,我今日想请她来家里做客,让她认认人。先给陛下点儿压力,让陛下别轻易开口。后面再想办法让陛下打消这个念头。爷爷今日也别去早朝了,免得陛下下了朝后,找您开了口。”

    顾老爷子点头,既然孙子做了决定,非那小丫头不娶,那他只能支持他,挡一挡陛下了,“行,那你今日便将她请来吧!让你祖母、你爹娘、兄弟姐妹们都见见。我让人告诉他们一声,今日无论有什么事情,都给我在家里别出去了,我也告个假,不去早朝了。”

    顾轻衍正是这个意思,只有让陛下知道顾家很看重这门亲事儿,顾家上下很欢迎安华锦,才不好开口提取消婚约的事儿。今日安华锦第一次登顾家门,越隆重越好。

    “你确定你今日能接来人?”顾老爷子怀疑地看着他,“那小丫头若是想来家里,早就来了。”

    “今日绑也要将她绑来。”

    顾老爷子大笑,摆手,“那你早些去吧!”

    顾轻衍出了顾老爷子的院子,前往安家老宅,一路上想着她昨日看《兵伐》看的那般沉迷,大约也是一夜未睡,她若是说什么也不来,往日他还真拿她没法子,但今日嘛,他大约还要多谢谢二舅公给她的这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金凤华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西子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情并收藏金凤华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