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村庄,一群大大小小的狗子迎了出来,冲着这些陌生人狂叫不已。

    “统统给我回去!”

    一名老者走出来大吼一声,狗子都夹着尾巴跑回去了。

    老者上前给杜佑躬身行礼,“参见杜使君!”

    杜佑前些日子来这里调查过,老者还认识他。

    杜佑指指郭宋给他介绍,“这位是我的上司,他便是.......”

    杜佑的话还没有说完,老者却看清了眼前这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吓得他连忙跪下,“小民王翰不知是晋王殿下,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郭宋听他说话和气度都不像普通老农,便问杜佑道:“这位是.......”

    杜佑笑道:“这是老丈三十年前曾是咸阳县尉,得罪当时朝中权贵,被罢官免职,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百姓。”

    郭宋点点头笑道:“王老丈请起!”

    老者连忙带着郭宋一行来到他家,王翰的家在村里看来还不错,毕竟做过几年官,有点底蕴,房宅占地两亩,都是青砖瓦房,家中有老妻,两个儿子,儿媳,几个孙子孙女,一大家子住在一起。

    郭宋的随从较多,大家索性在院子里坐下,王翰搬出十几只小胡凳。

    郭宋喝了口热茶,笑问道:“王老丈现在在做什么?”

    “回禀殿下,小民前些年做了几年乡正,现在年纪大了,基本呆在家里,有时候周围村民闹点矛盾,我帮他们调解,或者帮他们写点信什么的,我的两个儿子都是种田为生。”

    郭宋又问道:“王老丈家的土地是朱泚分的,还是自己的?”

    “都有,之前我自己就有百余亩薄田,后来两个儿子从皇庄中一人分到三十亩土地,家里有一百六十亩地,还算不错了。”

    “两个儿子打算分家吗?”

    王翰想了想道:“打算明年分,他们自己有土地,然后来租种我的土地,交给我的租子就算我和老伴的养老。”

    郭宋点点头,“关于从皇庄里分得的土地,现在底层百姓都是怎么想的?”

    “说实话,大家都很担心,怕朝廷把土地重新收回去,当时朱泚分配的时候也比较混乱,和县官关系好一点,就多分一点,如果没有关系,那就只有一点点,据我所知,有人分到了千亩,有人只分到两三亩,而且也没有什么规矩,有人家男男女女都有,连死去几十年的父母都有,有的人家只有丁男有,甚至还有好多人家都没有拿到,总而言之,大家都很不满,觉得不公平,可又担心官府把土地收回去。”

    郭宋回头问杜佑,“如果公正分配的话,一个人应该分多少?”

    杜佑沉吟一下道:“我们初步计算了一下,丁男三十亩左右,丁女十亩,十六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丁男和丁女分配,应该以这个数额为准。”

    “那统计出来了吗?每户人家分配了多少亩?”郭宋又问道。

    “基本上统计出来了,各个县里就有记录,我们把记录汇总,已经出来了,王老丈说得完全正确,分配土地多的多,少的少,很多人家索性就没有,非常不公平。”

    这时,王翰又问道:“现在有传闻说,官府不承认朱泚分配的土地,要把土地收回去,不知是不是真的?”

    “是啊!是不是真的?”

    郭宋才注意到周围来了很多百姓,都远远站着,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郭宋微微笑道:“现在还没有正式定下来,不过可以给大家透个底,土地收回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它和普通的土地又不一样,可能在出售方面会有限制。”tv首发 /

    郭宋这才想起自己的庄园,他都快要忘记了。

    “我真有点糊涂了!”

    郭宋呵呵一笑道:“看来朱泚还是很照顾我的情绪,没有把我的庄园分掉。”

    杜佑叹息一声道:“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

    这个马匹拍得恰到好处,让郭宋心中很舒服,这时,他想起一事问道:“刚才我说,要按照标准重新整顿土地,多分的要收回,少分的要补上,这样算下来,还会不会有多余的土地?”

    “肯定有!”

    杜佑笑道:“朱泚任命的那些县令,哪个不是分了几千亩上万亩土地,他们的亲戚朋友也是少则几百亩,多则上千亩,卑职和手下估算过,至少还能收回两成的土地。”

    “如果真有两成的土地,这些土地就把文武百官的永业田偿还了,实在不够还,就从没收的财物中进行补偿。”

    “那皇族......”

    郭宋沉默片刻道:“皇族和外戚暂时不考虑。”

    “卑职明白了!”

    众人加快速度,向长安城奔去.........

    回到自己官房,士兵送来一份饭食,郭宋喝了一杯酒,他心中着实有点怀念太原的妻儿了,忙完这段时间,他就该回去了。

    吃罢午饭,温邈递给郭宋一封信,“殿下,这是张东主上午送来的,他再三嘱咐让我交到你手中。”

    郭宋看了一眼书信,不由一怔,这不是张雷的字迹啊!”

    他连忙打开信,竟然是独孤立秋写给自己的亲笔信,等他看完信,不由腾地站起身道:“给我准备马车,现在就准备,去西市!”

    郭宋着实没有想到,独孤立秋已经在长安了,他是几时来的,自己竟然不知道。

    马车准备好了,郭宋坐上马车,在数十名亲卫护送下,向西市的眉寿酒铺驶去。

    眉寿酒铺还是和前几年一样,目前郭宋已经没有份子了,由张雷和独孤家族各拿五成的份子,大门前和往常一样排着长队,郭宋的马车在侧门前停下,张雷已在这里等候多时。

    “快进来,独孤家主就在后院。”

    张雷叹了口气,“他情况不太好。”

    “出了什么事?”郭宋惊疑问道。

    “他受伤了,你进去就知道,这里不好说。”

    独孤立秋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郭宋心中愈加惊疑,快步向酒铺后院走去。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猛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高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月并收藏猛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