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丁元夕是老丁的……”

    丁福顺声音沙哑道:“他是我丁家的先祖。”

    我身子又是一震。徐碧蟾代替了徐魁星,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居然是老丁的先祖!

    当初我带着季雅云和桑岚去小桃园村,替老丁摔盆,传承了阴阳刀和福祸牌,谁能说这一切不是宿命呢……

    等等!

    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另一张面孔,只觉脑子‘嗡’一声响,下意识问道:

    “徐碧蟾收了两个徒弟,还有一个是谁?”

    “大可!”回答我的是老丁,“他姓什么,后世又是什么人,你应该能想到的。”

    “大可……赵大可……”我瞳孔骤然收缩,“赵奇!”

    张安德和老丁双双叹息一声。

    张安德感慨说:“阴阳刀不光能断阴阳,还是公义和真相的象征。可如果不是这趟来四灵镇,谁又能知道,阴阳刀本身的来历,竟然包藏着这样一个颠倒乾坤的大秘密。”

    老丁干笑:“可笑我当初看不破生死,还想借传承为名,害你徐祸。殊不知冥冥中早已注定,当阴阳刀即将在我手中没落的时候,居然又被他当初花开落定的主人收了回去。徐碧蟾转世成了徐祸,当初其他有牵连的人,又有哪一个能够逃过轮回?命,这都是命啊!”

    “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我对二人说我是徐碧蟾转世,还是持怀疑和抗拒的态度。

    张安德说:“你还怀疑什么?虎口洞中、‘巧山’之上,那个不断想找机会重生降世的,除了真正的徐魁星还能有谁?‘碧蟾’玉钱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

    他叫你徐二哥,一是你在这一世,余生的的确确是以魁星翁的身份活着,大排行你是老`二。还有就是,他对你的恨由始至终有增无减,不甘在地狱中受刑,苦思冥想要回阳世,恐怕最大的原因就是要找你报仇啊!”

    老丁失笑道:“可是注定的就是注定的,你尚且混沌未开,但只凭一股子轴劲头,就接二连三的破坏了某人逃脱的计划。谁敢说你兄弟二人不是宿世的对头,你不是他徐魁星命中的克星呢?”

    我打断二人:“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既然都肯出声了,那谁能告诉我,现在我应该做什么?”

    静海突然开口道:“嘿哟,你可是总算问到点子上了。咱家早就不耐烦了,你现在跟这两个小鬼掰扯来掰扯去,就算全掰扯清楚了,又有什么用?”

    老丁怒道:“你说谁是小鬼?”

    张安德沉声道:“你是比我们活得久,可既然同是娘生的,又都做了鬼,哪还分大小?”

    静海哪有好脾气,“嘿哟,还反了你们了,两个小鬼居然敢和你们祖宗佛爷叫板儿……”

    听三人斗嘴,我一个头两个大。正想打圆场,小豆包忽然站起身,咬住我的裤管晃了晃脑袋,转过头朝着巷外走去。tv手机端https:

    怎么会是他呢……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阴倌法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天工匠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工匠人并收藏阴倌法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