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枪,扣动扳机,子弹推膛而出,与剑刃相撞,将其击个粉碎。

    一把、两把、三把...

    如果是人类,根本就无法捕捉到以如此速度激射的剑刃,然而身为吸血鬼的阿卡多以绝对的动态视力,极快的速度,身体的绝对掌控力,轻而易举的捕捉到剑刃的轨迹,并且从容的将其击中。

    但,安德森不会在自己打中剑刃之时还无动于衷,这点对方清楚,自己也清楚,是以他在防备着安德森的突进。

    果不其然,未被击碎的剑刃被突进的安德森捕捉的同时,突进的速度一度超过其肉眼的捕捉速度。

    然而还是可以扣动扳机,还是可以击中目标,砰砰砰...

    安德森干脆连躲避都省去,径直冲来,铳剑瞄准已经退无可退的阿卡多那双手,将它们死死订在墙壁之上。

    终于近距离看到安德森身上发生什么事情,那些威力巨大的弹头被其复原的血肉从伤口之中顶出。

    “自我再生?”阿卡多双眼一眯。

    “没错!这是我们人类为了对付你们而研发出来的技术。”

    话音落下,再度挥出数把铳剑将阿卡多几乎射成了一个刺猬,安德森发出兴奋的笑声,两手各持一把铳剑逐渐走近他,在喊出amen的口号之后,一剑枭首!

    别墅之外的一棵树上,塞拉斯忍不住吃惊的捂住了嘴,“boss,这位先生他...”

    “嗯,我看到了。”埃德温一脸平静,仿佛阿卡多被砍头并不是一件值得波动情绪的事情。深刻知道阿卡多未曾拿出全力,即便被砍头都不会死去,是以他并不吃惊,只是多少有些不满。

    恐怕是为了隐藏实力吧?这家伙轻易的被‘杀’,因为有着能够阻止安德森的人所以故意如此吗?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隐藏了多少?真是老奸巨猾。

    “boss...”塞拉斯正想问他们该怎么办的时候,转过头却发现埃德温已然消失不见,她一脸懵逼,不清楚这几秒钟究竟发生了什么。

    别墅之内,安德森抛动着阿卡多的头颅,无趣的坐在楼梯之间,就在他抛动的第七下,还是第八下的时,却接了个空。

    看着空无一物的手,安德森双眼缓缓眯起,“还有漏网之鱼?在哪呢?目睹的同伴被干掉,所以忍不住了吗?那么就大大方方的站出来吧。”

    埃德温持着阿卡多的头颅缓缓显现,“虽然这家伙性格有些恶劣,人品也不怎么样,但多少也算我一个朋友。所以,他被你砍了头,我多少也要为他报个仇。”

    “是吗?那就是来试试吧!”铳剑入手,安德森疾步踏来,刃光闪动。

    埃德温面对疾斩的剑刃十分轻松的做出了闪躲的动作,近乎完美的避开了来自安德森的所有攻击。

    屡击不中,安德森眉头皱起,心下难免有些急躁,速度更快了,但却显得有些杂乱无章。

    看准时机,埃德温果断出手,左手竖掌呈刀直插其左胸处,整个手掌霎时间尽没其中。

    血流逆行,肺部功能丧失,一口浓稠的鲜血从安德森的嘴中喷出,他笑着,露出自己染满鲜血的牙齿,似是感觉不到丝毫疼痛的同时,反而有些享受?

    挥剑,欲意斩落埃德温的左手,后者及时收手后扯,无视伤痛的安德森狂乱挥舞着手中双剑,大衣之下、袖口之下,不断激射出铳剑从四面八方朝着埃德温激射,令其无法避无可避。

    埃德温面对激射而来的剑刃不由的笑了,他可不是阿卡多会选择硬抗这些伤害,仗着自己恢复力极强便觉得无所谓,他讨厌弄的鲜血淋漓。

    砰!

    左脚跺地,一股无形冲击将剑刃悉数弹飞出去,安德森一脸错愕,这一愣神的时机被埃德温把握住,瞬间消失于原地。

    忽如其来的拳头落在安德森的胸口,只听咔嚓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撞在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且深陷其中,纵然是以其自我再生的恢复能力短暂时间之内也无法令其复原。

    埃德温看着挣扎欲从墙壁出来的安德森,摇了摇头,“放弃,神父,我可不打算杀你。”

    安德森闻言嘿嘿冷笑,“我不是杀了你朋友吗?”

    “你真的以为自己杀了他?”埃德温失笑,“想要杀掉一个高阶的吸血鬼,可不止是砍头或者破坏心脏那么简单...”

    安德森不明其意,然而熟悉的声音响起之时,他的面色变了。

    “哼哼哼,你这家伙,是想将我的秘密公之于众吗?”

    但见阿卡多完好无损的站在不远处,仿佛之前被砍掉头颅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埃德温耸了耸肩,“说得好像你如果不在他的面前复原,他就不知道你活着一样,除非你以后都不再出现。”

    阿卡多低声嘿笑,目视对其冷视的安德森,道,“神父,安德森神父,亚历山大·安德森神父,你是我这一世纪以来遇到的最值得期待的人类,就这样把你杀了未免太可惜了点,我很期待你像刚才那样,再次把我的头颅砍下来,不过下次记得还要刺穿我的心脏才行。”

    安德森笑的很开心,开心之中夹杂着冷冽,“放心吧,如果有下次我一定会那么做的,把你最后一片肉都消灭殆尽!”

    说着,他将目光放在了埃德温的身上,“从未听说过你,有着这样的能力,你也不是人类吧?hellsings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名走狗?”

    埃德温没有说话,但有人已经替他回答。

    “这位是埃德温·布拉克先生,并不隶属于hellsings机关,他的行动都是受其自由意志的支配,换句话说,你被他打伤了也算不到我们的头上。”

    带着两名护卫的因特古拉终于赶到,当看到阿卡多完好无损,且埃德温又在场,待见安德森现下的惨状,她心下了然,原本的担忧也不翼而飞,甚至出言调侃。

    “hellsings机关局长,因特古拉·范布隆克·温盖茨·海尔辛,豢养怪物的人,卑劣的新教徒...”

    面对安德森的出言不逊,因特古拉毫不在意,只听她淡淡道,“安德森神父,你这样做可是严重违反了协定,这地方是属于我们的管理范围,如果你马上撤离的话,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过失,否则梵蒂冈和我们之间将会产生巨大的摩擦,就算是第13科也不会放任你这样的行为。”

    “撤离?你说撤离?不要小看我们,我们神罚于地上的代行者【背叛者】13科,难道你认为,我们会屈服你们新教徒吗?”

    最后一声低吼而出,安德森也从墙壁之中挣扎脱身,手持两把铳剑直冲向因特古拉。

    面对这种情况,阿卡多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举枪便射,短暂将安德森击退之后,他拦于因特古拉身前,与安德森形成对峙之势。

    心知无法得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