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仙洪面对光臣的这话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来,他又何尝不知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危险?但有些事情,不得不做,不仅仅是理想,更加关乎于承诺。

    但见他深吸了口气,郑重道,“高真人,你也不必再劝了,我意已决。建造这修身炉不仅仅只为了帮助陈朵,也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还有我接近王也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之间彼此同为八奇技的传人,而之所以接近诸葛青,其目的只为了确定此人接近王也道长是否别有用心...”

    听他说到这里,光臣将其打断,望向修身炉,道,“难道不是因为这全新的修身炉么?”

    马仙洪无奈一笑,“终究是瞒不过您,的确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其中。”

    “现如今的修身炉,被你结合的术士的术数,其功效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东西,已经可以称之为法宝之中的法宝,你也的确可以称之为天才。”光臣先是赞了一番马仙洪的巧夺天工,在其略显得意的神色之下话锋一转,“但越是这样,你的情况也就越危险,你觉得公司会允许这样一种打破平衡的事物存在?”

    马仙洪一脸阴晴不定,作为一名异人之中的狂热科技宅,他哪里有想那么多东西?现如今,修身炉已然臻至完美,这是自己的心血结晶,绝不容许被人毁掉。更何况,这炉子不仅仅是陈朵和那些需要帮助之人的希望,更是自己的希望。

    光臣也不好对其逼迫太甚,转移话题道,“姑且不说这个,我想问问你,你接近王是因为他同为八奇技之一的传人,但是梅金凤又是何原因?别告诉我,你将她掳走是为了劝说她加入你们碧游村。”

    马仙洪从之前的思绪之中挣脱,闻言耸了耸肩,“梅金凤的事情,我也是受人所托,至于这个人是谁,请恕在下不能告知。”

    光臣双眼一眯,何人会通过马仙洪将梅金凤掳走?这种公然与全性中人为敌的做法,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首先排除的就是那些名门正派,至于那些自成一派的异人势力,似乎也只有是这些人。

    所以说,马仙洪的背后,其实还有人支持?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如果说他是以自己炼制的法器去监视他所关心的人,可是梅金凤呢?在他受人所托之时似乎并没有监视过对方,更是连面都未曾见过,排除监视的可能,换句话说,有人在他们背后提供情报。

    而能够提供情况,且消息灵通的组织并不多,如此一来,范围无疑又缩小很多。

    就在光臣思考着碧游村背后的势力之时,原本入定于自己房中的十二上根器之一的赵归真收到了一条彩信,他皱着眉从入定之中醒来,点开彩信一看,瞳孔当即一缩,因为那彩信的内容是一张诡异的照片,但见那照片之中是名身穿红衣自缚上吊的一名小男孩。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这照片的话只会觉得诡异、恐怖,偏偏赵归真此刻冷汗都不禁流了下来,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恰恰此刻屋外忽然传来动静,赵归真想也不想的从房中蹿出,但见一道身影鬼祟的钻入村外的野林之中,他想也不想的便追了过去,因为他怀疑就是此人发给了他这条彩信,他绝不容许有知道真相的人活着!

    追着那黑影同样钻入野林之中的赵归真四处搜查失去踪影的黑影,他四处观望着,却不防忽然有人从背后试图将其擒下,他旋身一摆,身如大雁,巧妙脱逃,落地之际,定睛一看来人,心中紧张,面色却不变,“你们只冲陈朵来的吧?我不会干涉。”

    “我这就位,各位你们自便罢了!”偷袭之人站定身形,却是华南临时工肖自在,在请示负责人窦乐,得到明示之后,他迫不及待的便展开了猎杀行动。

    其他临时工闻言各自散去,于今夜,他们已经决定展开行动,这其中还包括想要将诸葛青拉出是非漩涡的王也。

    待众人离去,老肖对着赵归真淡淡道,“这位道爷,你搞错了,陈朵的事情对我来说只是小事,倒是有些事情,我想向您了解一下。”

    赵归真不语,神色渐渐变得阴冷。

    “一年前,江苏省境内一连发生了七起命案,有七名男童先后被吊死在自家的房梁山,七起案件作案手法一致,凶手又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是以这七件案子至今都没有被侦破,那凶手也一直逍遥法外。”老肖推了推眼镜,他清晰的看到赵归真的鬓角落下一滴冷汗,这不禁令他嘴角微翘,“在这之后不久,茅山上清派的一位门人打伤自己的同门之后下山,至今再也没听说过这位道爷现身过。当然了,这只是件经常发生的小事,谁也不会将它和这几件案子联系起来,有趣的是,就是这么一件小事,我同事去上清派询问的事情,上清的道爷也不愿意承认有这件事情,而那位下山之后便不见了的道爷,就是你吧?”

    赵归真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旋即隐没,但见他满脸惭愧的朝着老肖走来,“是师兄师弟们让你来找我的么?我...唉,我一时不慎,伤了师兄,我哪还有脸...”

    如果说不够警惕的人,恐怕早就被赵归真的逼真演技的给骗了,他自以为骗到了老肖放松警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认为在其未曾反应的情况之下出手。

    砰!

    老肖早就防着他,赵归真这一拳被他用左手稳稳当当的挡住,同时右手拍出少林寺的绝技大慈大悲掌将赵归真轰飞。

    于半空之中被掌力轰飞的赵归真周身密布暗红色的炁,但见他胸前闪动着异样的色泽,定睛一看,却不是一件法器?

    “哦?能够自主控制可是发生作用?高档货啊...”老肖一脸嘲弄,话音落下之际,便瞬间来到了赵归真的面前,又是一掌狠狠轰出,裹挟万钧炁力。

    法器的功能再次发动,赵归真安然无恙的稳稳落地,他将袖中早已藏好的符箓取出一张,以炁催动之下,但见符箓之中忽然蹿出五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肖自在打击而去。

    将这些攻击一一躲过,肖自在脸上嘲弄之色不减,“茅山上清五力士么?不过这五力士嘛...”

    话音未落,他双手忽然一聚一放,刚猛的炁在其操纵之下将五力士狠狠撕碎,“虚的很!”

    就在肖自在撕碎五力士符箓之际,赵归真忽然从斜里杀出,一掌朝着其后心印去。

    肖自在虽然反应及时,但终究还是让赵归真擦到了些许,后者虽退,脸上却带着得意的冷笑。

    中了他的掌中迷魂印,必然会浑浑噩噩一阵。想到这里,赵归真取出困神符打算将肖自在的行动彻底封住,然而就在他动手之际,原本不可能有任何动作的肖自在忽然出手了,又是一记威狮骇人的大慈大悲掌将他狠狠击飞。

    落地之际,赵归真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肖自在,额头此刻已然见汗。

    “道爷,这些按自己意愿开启防护的高档法器的确可以阻隔任何的攻击,不过它多少会消耗使用者自己的炁,开着它,你不是我对手。不,就算你不开它,就凭你那茅山符箓的水平也不行。”

    赵归真闻言不语,此刻他满脑子都是肖自在为何还能如此精密准确的行动,为什么掌中迷魂印没有乱他的心智?记忆里,自己师兄曾经说过,能够免疫掌中迷魂印的人只有那些心思单纯的人,但是眼前的肖自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

    就在赵归真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但见肖自在一脸不耐道,“我说道爷,别藏私了,你杀害那些孩子后修炼的不也是茅山术么?野茅山,也是茅山啊。”

    说起来茅山,就不得不说茅山道士,不同于其他隐藏于世间的异人种类,这是个即便是在普通人之中也鼎鼎大名的存在,虽然真正见过他们的人不多,但世间各处却仍旧流传着关于茅山道士和茅山术的传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