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个问题被埃德温提出的那一刻,富勒的面色有些微变,眼神也在那圆片镜之后躲闪起来。

    看到这里,埃德温知道即便是富勒不回答这个问题,他也已经找到了答案。

    很明显,霍金斯一家在这里留下了某些东西,至于是什么,只有富勒才清楚。

    “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富勒医生,如果你不愿意回答,那么我只能用一点超常的手段,当然过程你不会喜欢。”

    虽然埃德温的语气显得十分平和,但这句话的字里行间里面,却是透露出了那超乎他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威胁,他的神色开始变幻不定,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将事情告诉给埃德温。

    终于,对于生的渴望,又或是一定的取舍,富勒下定了决心,咬着牙道,“那是一种特别海洋生物的躯体。”

    埃德温神色一动,追问道,“什么样的躯体?是不是你刚才为温尼普太太进行替换的某种器官?”

    “那只是躯体的一部分而已,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埃德温点点头,对于富勒的配合,他表示十分满意,原以为这个过程会很麻烦,但是富勒这样聪明的人很显然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保证自身的利益。

    跟着富勒来到医院放置杂物堆的房间一旁,他取下了一块陈旧破损的砖块,在其中按下了那隐藏的按钮,一面墙开始翻转,露出其中一道铁门,“东西我就放在了房间的后面,只希望你看了之后不要吃惊。”

    富勒此刻的表情兴奋且狂热,很显然那东西所附带的研究价值是非常高的,甚至于超出了人类对于海洋生物的认知。

    到底是什么呢?埃德温看着富勒将门打开的动作,心下也不免有些期待。

    当铁门被打开之时,露出其中陈旧且废弃于医院后门的那座仓库,里面除却一些不用的设备之外,天顶之上的几个吊钩悬挂着一个巨大的事物,在未曾开灯之后,看不清东西的真正面目。

    当富勒按下电源开关之时,灯光骤然大亮,那悬挂的物体终于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头似章鱼,身体如鲸,尾部如蛇,腹生尖刺,通体为绿色,整个身躯约长二十米,几乎占据了整个仓库的三分之一,它倒吊着,鳍部很明显有着被切割过的痕迹,很明显是被富勒利用进行了实验。

    这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包括对于神话生物认知颇深的埃德温,这种生物极为怪异,就好似造物主将其随意的拼凑,与那种缝合怪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了吗?它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杰作,你无法明白它所蕴含的生命力究竟是多么的庞大,根据我的研究,它如果不遭遇任何意外的话,寿命大概在千年以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要能够找到他身体的秘密,人类就能增加十倍的寿命!”

    这一刻,富勒忘记了埃德温带给他的恐惧,犹如一个狂热的研究者,对着心爱的实验体忍不住为之着迷,并且骄傲的宣布着自己的实验会是多么的伟大。

    埃德温对于富勒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思考着这个物种究竟是什么,似乎应该是属于克苏鲁神话之中的下级生物,当然也有可能是上级生物,谁知道呢?

    且不说它所具备的研究价值是几何,单就以埃德温透过双眼以及气息的感应来说,眼前的生物若是活着,实力至少接近半神。

    半神意味着什么?要知道埃德温如今便是半神,而半神之前的力量体系又是什么?

    一个人或者生物,除却那种生下来就十分强大的逆天种族之外,单以武道论要经过明劲、暗劲、化境、破禁,才能达到突破人类极限的御命、逆命以及掌命的层次。

    达到掌命就意味着半神,掌命之后才是真正的神明,拥有自己的规则。

    换句话说,半神至少要经过七个层次的修炼,若是没有特殊的奇遇出现,即便是修炼天才都要修炼个百八十年的。

    而往往达到半神级这样的层次,就已经意味着在低级或者中级位面就已经是无敌的存在,只手便能颠覆世界。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埃德温并不知道,但是也绝不会说是高到哪里去,或许神明层次就已经是最高的存在,至于神明之中有存在什么样的体系,他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成为神明这一系列的体系,埃德温将其作为了一个归纳,毕竟他来自深渊,更清楚那些高层次的体系是如何。

    没有成神之前的存在,只是一阶,而成为神明之后,便是二阶。拥有神明力量的存在,在深渊之中也是分三六九等。

    譬如深渊之中的各个领主,拥有低级领地的领主,实力不过是二阶初级。拥有中等领地的领主,实力便是二阶中级,像这样以此类推,直至高级,然后再是拥有领地的数量,以及跟深渊的契合度等。

    领主的称呼,会随着实力以及领地的增加而改变,譬如统御者、征服者以及主宰者。

    而超越主宰者的存在,埃德温没见过,恐怕那就是传说之中的三阶存在了吧。

    扯远了,眼前一阶顶级的生物,无声无息的死了,并且死后被人类当成了实验体,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生前是主宰一切的强者,死后却是连一只路边的野狗都不如,被眼中的蝼蚁肆意摆弄着自己的躯体,如果它还活着,恐怕会以雷霆之怒将看到的所有人类扫灭。

    尽管它的命运十分悲剧,但是眼下却不是埃德温所关心的,他更关心到底是谁将这个怪物杀死的。

    没错,这个怪物是被杀死的并不是因为什么意外之类,虽然从表面上除了富勒制造的那些伤痕意外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伤口,但是透过气息以及灵魂的感应,却能够知晓一点,那就是它是死于灵魂的消融,被某种强大的灵魂攻击瞬间夺取了生命。

    是什么可怕的力量可以在一瞬间夺走一只一阶顶级存在的生物?老实说,埃德温想不出来,甚至有些不太敢想,纵然他再狂傲也有自知之明,以他的力量都不敢说自己一定可以在瞬间就击败眼前的生物。

    虽然不知道这生物的来历以及它是被什么杀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将它带到这里的霍金斯夫妇,肯定知道。

    关于湖畔病院的事情似乎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眼下在没有新的线索出现之时,富勒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

    埃德温将目光放在了富勒的背影身上,后者丝毫就没有对其防备,全被自己的实验体所吸引着,当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并非处于安全状态之下时,已经来不及。

    来袭的手刀使得他连声音都未曾发出便晕了过去,埃德温将其一把扛起,将他交给玛格丽特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转至特殊病房,食蜂操析已然脱困,虽然不知道过程如何,但是从玛格丽特那苍白的脸色还是可以看出来花费了不少功夫。

    没有去理会有什么话要说的食蜂操析,埃德温对着玛格丽特说道,“我们之前猜测没错,霍金斯夫妇并没有死。”

    他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在医院里看到的那特殊物种,并非他刻意去阴谋,而是就算对方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