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丽特并不知道埃德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不知道他带自己来到出口的地方干什么,“你带我来这干什么?那个对应物又在什么地方?”

    埃德温冲着玛格丽特的身后指了指,后者回头打量了两眼,发现什么都没有,扭过来之后对着他一脸懵逼,“什么也没有啊?”

    “仔细看。”

    玛格丽特再次回头,目光不在局限于眼前,而是上下左右,而这第一眼,她便锁定在了富勒的那座雕像之上,脸上当即露出了诧异之色,“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这座雕像就是那个最后的对应物?”

    “没错。”埃德温嘴角带着一丝讥讽,“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不过这座雕像你不觉得太突兀了么?而且为什么地下室要建在雕像的下面?不是太奇怪了吗?”

    “是啊,除非这位富勒医生极度自恋,但是就我所知,他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这座雕像存在的真正意义应该就是守护着下面那道铁门的旧印。”玛格丽特也不傻,很快便想到了其中的奥妙,但随即一个难题也摆在了她的面前,“可是,这么大的一座雕像,要破坏的话也会惊动其他人的吧?可是不破坏的话,却又开不了这道门,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至少她自己是没有主意的,眼前这座一人高的雕像的确难住了她。

    埃德温打量着这座雕像,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觉得物质如果保留着基本形态,但其中的结构已经崩坏的话,算不算已经被毁灭?”

    玛格丽特想了想,继而点了点头,“当然算,因为结构崩坏了,哪怕是保存着形体也不算真正的存在。”

    “那就是了...”埃德温在玛格丽特诧异的眼神之中走到了雕像的面前,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了雕像上面。

    与此同时,地下室铁门之上最后的那一个,也是最大的那一个旧印终于消散。

    玛格丽特并不明白埃德温做了什么,但是她却被后者拉进了地下室里,然后那道封闭的铁门居然就这么开了?

    脸上有错愕,也有惊喜,更多的还是诧异,“你是怎么做到的?”

    埃德温耸了耸肩,“一时半会我也解释不清,不如我们先忙自己的事?”

    对于他的转移话题,玛格丽特知趣的选择没有再问,但见她推开铁门走进其中,眼前瞬间出现一条长廊,而长廊的两边几乎满是房间,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封闭严密的监狱一样,“这就是特殊病房?简直就像是牢房一样!”

    埃德温皱眉,对于这样的地方,他不是很喜欢,“很明显富勒那家伙囚禁了不少的病人,虽然我不知道他想要用这些病人去做什么,不过我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件事情迟早我们会查清,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食蜂才是,只不过这么多房间,我们要找到什么时候?”

    玛格丽特看着那仿佛没有尽头的长廊,面色有些难看,她走到了第一个病房的门口,迟迟未曾伸手将门推开,不是她不想推,而是门上的那枚旧印,让她根本就没办法推,“这里每个房间之上都有旧印,天呐,到底是谁有着这么强大的精神力能够施加如此之多的旧印...”

    “而且这个家伙,将这里所有的声音都隔绝了,准确的说,是我们的声音不会传到他们的牢房里。”埃德温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并非是无凭无据,而是因为他们两个说了这么多话,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玛格丽特也意识到了这一情况,不禁疑惑,“那为什么那些护士...”

    “因为她们可以无视这些旧印,很明显她们因为呆在这座医院的时间太久,以至于不知不觉的就沾染上了这些旧印的能量,而且也有人刻意的让她们可以无视这些,做到一切自然。”

    听到这里,玛格丽特不禁一脸苦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一间房一间房的去找?而且还要抹掉这些门上的旧印?”

    这的确是个十分浩大的工程,如果运气够好的话,可能只需要开几个就行,运气不好的话,很有可能在这里呆上几天都未必能够找得到。

    “当然不是,用这样的方法恐怕你就算累到吐血都未必能够找到人。”埃德温沉吟着,陷入思索之中,而后半响,待想到了什么之后,不由问道,“你刚才说这些旧印隔绝了一切的声音?”

    玛格丽特不知道埃德温问这个干嘛,闻言如实道,“也不算全是,里面的声音,我们听不到,而我们的声音,里面也听不到。能够听到的,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的声音。”

    “也就是说,只有相互临近的两个房间才能够听到彼此说话的声音?”

    “对,因为这枚旧印有些不全,它的作用本该是隔绝一切声音,所以才会出现像这样的问题。”

    埃德温听到这里,嘴角一翘,“那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旧印不全,为什么不尝试一下让它的缺点更加放大一些?”

    玛格丽特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但却又似是而非,皱着眉头,“说详细一点,我不是明白。”

    “如果将这种旧印看做是三面,一面是里面听不到外面,一面是外面听不到里面,而最后一面则是里面听得到里面。这最后的一面毫无疑问就是这种旧印的漏洞所在,但是施放这种旧印的人,无法改良,只能将漏洞放在将风险降到最低的一面,也就是我们都听不到的那一面。”

    这次,玛格丽特听懂了,心下不禁一动,“你的意思是,我不需要去抹消门上的旧印,而是更改它的作用?”

    埃德温点了点头,“对于你来说,抹消旧印应该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吧?伴随着抹消之后消耗的是你的精神力,这里这么多枚旧印,哪怕是你将精神力透支的彻底,恐怕都做不到将它们全部抹消,不过要是换做保留旧印只是将其略作更改的话,问题应该是不大的吧?”

    玛格丽特自信的点了点头,“当然,毕竟对这种旧印术式略作修改还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它不像那些一碰就会爆炸的那种。”

    “那就行了,我会在外面替你看着,你就放心在里面进行旧印修改,如果有人来了的话,我会提前告诉你。”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开始着手第一枚旧印的修改。

    埃德温见此走了出去,顺手将铁门带上,来到后园的位置,隐藏在雕像之后的草丛之中,俨然一副盯梢的样子。

    时值午夜十二点,钟声渐渐响起,大多数人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尤其是这满是病号的医院,对于病人来说,最需要的就是休息,醒来反而对他们是一种折磨和负担,他们最大的期望就是一觉醒来,病好了。

    不过很可惜,大部分人是做不到如愿以偿的,毕竟病来如山倒,病区如抽丝,当然还有一部分其他的原因,是什么也就懒得说了,大部分人都懂。

    埃德温心想,到了这个时候,除非是值夜的护士需要巡视病房,否则其他人绝不会来这里,很可惜他想错了。

    到了接近凌晨1点的样子,一道高高瘦瘦,穿着白大褂的身影缓缓走来,那模样跟埃德温头顶上的雕像简直一模一样,几乎不用猜就知道他的身份。

    富勒医生!

    面对这位富勒医生的忽然到来,埃德温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心下不禁疑惑这么晚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