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看什么?”

    办好入房手续的食蜂操析诧异的向那注意着宴会厅方向的埃德温问道。

    回过神来,埃德温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房间办好了吧?一间还是两间?”

    食蜂操析翻了翻白眼,“你说废话吧,当然是两间,你还指望我跟你一个房间?做梦吧!”

    埃德温耸了耸肩,跟在她的身后走进电梯。在关门的那一刻,他在宴会厅的入口处看到了一位气质高贵,容貌艳丽的红裙少女,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见,但是他却知道了这位少女的身份。

    为什么会知道?电梯门关上之时,电梯之内的广告刚好播放红裙少女的新闻。

    但见她身穿红裙,外罩皮革,气质高贵得体,落落大方,俨然一副公主气派,手持一把无锋仪剑俨然如同女骑士一般。

    凯莉莎,英国王室的二公主,骑士派的领袖,还真是巧啊...

    埃德温玩味一笑,这一笑刚好被食蜂操析看见,待她注意到广告里的凯莉莎之时,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之色,“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看的?长的那么凶,就像个男人婆一样。”

    我是因为觉得她好看吗?埃德温失笑,他也懒得解释是因为什么,等进了房间洗个澡之后,他得想个办法混进去。

    不是说,以这个机会去接触那位二公主,而是希望能够通过这场宴会将英国上层的一些情报搜集起来,以供为之后的行动作为参考。

    “你的房间是这一间,我的在你隔壁,如果没什么必要的话,最好不要打搅我,因为我要睡个美容觉!”

    话音落下,只听‘砰’的一声,食蜂操析便关上了门。

    埃德温对此倒是乐得清闲,刚才他正愁怎么摆脱这丫头的纠缠。

    推门进屋,入眼的房间造型不算富丽堂皇,但胜在简洁典雅,令人感到舒适,别的不说,单单是从这房间来看,这伦敦最好酒店之名倒是名副其实。

    简单洗了个澡,埃德温整理了行李箱,取出了一套燕尾服换上,此刻他化身为一名优雅年轻的绅士,似是哪位贵族的年轻后裔,以这样的形象加上那么一点魅惑的魔法,想来要进入宴会应该再简单不过了。

    来到一楼,此刻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进场,门口的两名守卫负责检查着入场人手中的请柬。

    看到这一幕,埃德温若有所思,似乎不需要使用魔法了,双耳轻动,正好侧面的一楼洗手间传来某位贵族之子得意的炫耀,说是自己受邀参加了这次宴会。

    于是乎,这位贵族之子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冲马桶的声音响起之后,埃德温施施然从卫生间之中走出,手里已经拿着一张属于身后被绑在马桶上那位昏迷贵族之子的请帖,短时间之内,他是不会醒来。

    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领结,看着自己的脸,埃德温笑了笑,一秒之间变幻,变成了那位贵族之子的模样。

    做完这一切,获得这位名为菲利普勋爵之子身份的埃德温施施然通过守卫的检查走进了会场之中。

    很安静,偶尔低声交谈,不时觥筹交错、低声欢笑,却又不会影响到别人,这就是宴会了,宴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交际,增添自己的人脉,每次宴会之后,或多或少每个人都会有些收获。当然,这只是局限于这帮社会名流、商业巨子。

    埃德温端着酒于人群之中穿梭,碰到主动招呼他的都会点头微笑示意,他的耳朵一刻也没闲过,不停的接收着来自四周的情报,也不管有没有用,总归是不错过。

    原本他是打算一直持续着这样的情况直到宴会结束,然而天不遂人愿,一名很明显是认识这位埃德温假冒的贵族之子的青年从身后将手搭在了其肩膀之上,“嘿,约翰,你这家伙终于来了,我可是找你了半天啊,差点让我以为你不会参加了。”

    他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必须装作认识,否则很容易露馅,是以埃德温转头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道,“我怎么可能会放弃参加这次的宴会?要知道这可是二公主的宴会啊,平常人想参加都参加不了呢。”

    青年哈哈一笑,一拳捶在埃德温胸口上,“你知道就好,错过这次,以后恐怕都没有这个机会和荣幸了。”

    “好了,说点别的吧,比如...”埃德温做出一副只有男人才懂的意会表情。

    青年初时纳闷,旋即恍然,略微猥琐的嘿嘿一笑,“你放心,我早就瞄到几个不错的富家千金和政要的女儿,不过先说好,我看中的你不能跟我抢,按照惯例是由我先挑,如果你答应,咱们现在就行动。”

    埃德温点了点头,似是有些迫不及待,稍稍紧张的搓了搓手,跟在青年的身后。

    注意到二人的不是没有,英国有权有势也就那么些人,彼此之间自然是认识的,就算是第一次见,但也不是没有听过,是以对于假冒身份的埃德温以及那青年自然是认识的。

    但见人群之中一名贵妇看着二人背影不禁皱眉,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菲利普家的这位又跟琼斯家的胡闹了,也没有个人管管,难道二公主允许这样的人参加这场隆重的宴会吗?”

    “你管那么多干嘛?他们两家都是骑士派的铁杆,身受二公主信赖。”

    听到同伴的话,贵妇不由恍然,难怪臭名昭著的这两小子能够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了,搞了半天原来是二公主的家臣。

    听到这对话的埃德温意识到这是一条有用的消息,而被其利用并且假冒身份的小菲利普甚至可以利用这个身份来做点文章,当然不会是他,因为他没那个时间,所以他会利用一点迷惑心智的小魔法对小菲利普进行操控,为他打探情报的同时,也可以在骑士派里面埋下一颗钉子。

    在来到宴会厅之后,埃德温差不多已经理清楚了英国现在三派的局面。

    王室派以命令控制骑士派,骑士派以国政道具来利用清教派,而清教派则以教会建言来操控王室派,三者互相制衡。

    其中骑士派在明面上是压制清教派,所以以骑士派作为突破口是正确的选择。

    当然,埃德温可没指望通过骑士派来向清教派进行施压让那位最高主教放弃禁书目录,因为很明显那位最高主教肯定是不吃这套的,除非有着足够的利益交换。

    譬如,以操控一国作为交易的筹码来换取茵蒂克丝的自由。

    说到这里,有人忍不住会问,埃德温跟茵蒂克丝无亲无故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帮助她?

    埃德温对于这个问题,是不屑于回答的,但是为了满足他人的好奇心,他也不介意将自己的计划透露一下。

    譬如,利用这次的机会再神秘侧占据话语权,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以此来搜集那些术式,找寻可以解除巨人化诅咒的方法。

    虽说是科学侧方面有了些许进展,但终究还是无法治愈,深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的埃德温这是做长远打算并且适当的做一下短线的投资,打的是双管齐下的主意。

    一晃眼,跟着那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