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人榜挑战擂。

    由获取挑战资格的人任意挑选人榜除开前十排名进行择一而战。

    大部分人是抱着稳妥的心态,力求一战功成,是以会挑选自认为可以战胜的对象。

    少部分人抱着侥幸心理,试图取得更高的位置,至少能够进入前二十之列获得挑战人榜前十的资格。

    一开始,陆续十人进行挑战,所选排名都在七十开外,便是如此都有三人挑战失败,失去资格,黯然离场。

    光臣扫视了一圈,剩下的加上自己还有差不多四十人左右,这里至少有三分之二会被淘汰,只有剩下的三分之一,才能留下来,并且获得排名。

    随着陆续有人出列,陆续有人离去,陆续有人的位置被顶替。

    期间试图挑战前二十之列的人俱是已经被淘汰出局,没有一个人成功。

    当只剩下光臣一人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期待他会作何选择。

    而随后,光臣也不负众望,说出了一个号码,“十一!”

    众人一怔,那人榜序列之中,第十一的青年蓦然长身而起,脸上挂着玩味之色。

    随即,人群之中传来哄笑之声,不少人指指点点,几乎不想便知他们说些什么。

    自然是说他自不量力,妄图一步登天云云。

    那吕岩听到这些话,脸上不禁挂出讥讽的冷笑,暗道了一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陆维德以默哀的眼神望向那人榜第十一位,他已经可以想象这个家伙的自信心将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当那人榜十一踏入台上,以饶有兴趣的眼神打量着光臣,问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但作为第一个挑选前十守门员的人,我将报以全力以赴的姿态来作为最大的敬意!”

    对此,光臣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见其不以为意,一种被看轻的感觉令这第十一名暗暗恼恨,本来还打算给他留点颜面,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随着一声开始,他摆好架势准备抢先攻击,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来袭,他只觉自己如同蒲公英一般随风而飘,直至...

    砰!

    落地,所有人面色一变,从开始到结束,整个过程只用了两秒不到。

    排在人榜第十一位的高手,就这么败了?

    场外频频响起咽吐沫的声音,但听一人带着错愕问道,“你有看见他怎么出手的吗?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他身旁一人先是掐了掐自己,又掐了掐他,在确定疼痛之下,不禁面面相觑。

    下一刻,全场哗然,人榜虽有实力之别,但要做到一招秒杀,排名不远,决计不行。

    作为守住前十序列的存在,居然一击而溃,简直闻所未闻,如此说来,他岂不是有着轻松夺得人榜第一的实力?

    难不成,他已经有着虎榜的实力?

    众人将目光投在人榜第一的那位青年,此刻他如坐针毡,被众人的目光刺的既恼怒又无可奈何,亲眼目睹第十一名败北,自忖绝对无法做到将其一招秒杀的地步。

    怎么办?这家伙绝对是奔着去虎榜的,待宣布胜利之后恐怕就要挑战自己。自己是选择不战而降?还是死硬到底?

    此刻,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胜利者为高光臣,获得人榜第十一位,是否选择继续挑战?”

    “所挑战的对象是?”

    “人榜第一...”

    今天,众人见证了一个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兴许也可能后无来者的事情。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从没有排名到人榜第一,只用了仅仅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其中最丢人的莫过于之前的那位人榜第一,不战而降,简直是奇耻大辱。

    虽然很多人对其做法感到不屑,但也有人不禁换位思考,若是自己处于他的位置,是不是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没有人将他看做是人榜中人,几乎可以确定他必然会在明天的虎榜之上确定自己真正的位置。

    看来今年的评榜擂,有好戏可以看了。

    前有请神狐仙的邓翠花,又有一战成第一的高光臣,就是不知道那虎榜第一的王天海是否还能坐的住。

    王百川着实没想到,之前被其忽略的人居然有着如此实力,他虽然实力不济,但眼力不差,一看便知光臣的实力至少不再陆维德之下,心下顿时对于自己大哥能否继续蝉联虎榜第一而感到担忧。

    将情况告知王天海,后者不屑一顾,“这些人中,也仅仅只有吕岩对我有些威胁,余者皆是不值一提,什么黑马?碰上了我,便让他当个死马!”

    王百川见自己大哥如此自信,也不再劝,心道自己即便劝的再多,他也听不进去。同时心下甚至隐隐有些期待自己这位不可一世的大哥落败,常年处在对方阴影之下,说不怨恨是假的,外人不知他王百川,就连自己父亲也对他疼爱颇多,都是一母所生,就因为天赋高低而偏爱?凭什么?

    高光臣啊高光臣,但愿你能击败我哥哥,让我看看他从高处堕入谷底是什么样子的,因为我早已厌恶了他那不可一世的嘴脸,如果你赢了,我会替你向我父亲求情,不说得还能保你一命,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作为话题中心的光臣被陆维德和吕岩强拉着一起喝酒庆祝。

    喝的正酣,陆维德哈哈大笑,“高兄弟今日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若是让他们知道你是天师府高足,恐怕还要惊讶。”

    对此,光臣缓缓摇头,“要认真说的话,我并未拜入天师府门下。”

    二人闻言一滞,继而面面相觑,只听吕岩问道,“不知道高兄弟此话何解?”

    “我虽得老天师传授习得金光咒以及五雷正法,但并未正式拜师...”

    吕岩一听,与陆维德一起哈哈大笑,但听前者道,“高兄弟,独门技法唯师徒方可亲传,仪式不过是形式,你与老天师早已有师徒之实,是以自然算是天师府中人。”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光臣一怔,想起老天师在其武道之上的谆谆教导,不禁久久难以回神。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