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双眼,神光一闪,极为微微阖上,一口白气缓缓从嘴中冒出。

    下一刻,漆黑的赫子爬满全身交错,形成比起合金还要坚固类似铠甲的赫壳。

    黑色的覆面,一头黑白发色后压,嘴部由密集的利齿所覆盖,头上隐隐弯曲出螺旋羊角,整个人就仿佛像是一个筋肉虬结,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

    当这个形态维持了半响,方才缓缓消退。

    韦恩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眼下他已经彻底将分身体内的赫子力量糅合在一起,并且武道方面已经进入达人阶段,这可是比他本体的时候快多了,毕竟有着基础在这里,所欠缺的也不过是气的累积。

    以rc细胞增殖加速气的吸收,这样的想法虽然异想天开,却效果出奇,让他在短短几个月里从只会基础肉搏的新手变成了如今的武道高手。

    武道与赫子的结合,所得出来的绝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现在这具分身的实力已经可以媲美sss级,就算是高槻泉或是有马贵将也不是不能一战。

    再过不久,或许就要到了整个世界的转折一点,旧多二福走向前台,ccg和青铜树两败俱伤,高槻泉和有马贵将以死成全他成为新的‘独眼之王’。

    流岛战役!

    届时,很多人都会死,无论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很多人都不会幸免。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一战之中崛起,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做到不留一丝遗憾。

    想到这里,韦恩忍不住握紧双拳,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他有这个自信。

    很多人都奇怪月山家究竟是不是逃过一劫?悠马死了,有座也死了,似乎泄密的人便没了,但是注定发生的事情,不可能会因小势的改变而消失。

    月山家被歼灭是大势,大势所趋,因为这一战让金木找回自我,让月山习崛起,让‘黑山羊’初具雏形。

    所以,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月山家都必须经历一次变革。

    然后月山观母的做法奏效了,在放弃了大部分的产业,家族势力开始龟缩,剔除了一批不坚定的人,如今的月山家虽然大不如前,但依旧不容小觑。

    原本一心想要立功,试图一步步将月山家逼到绝境的木嶋式也无可奈何,其实他应该感谢韦恩,否则他早已在这一战中死无全尸,极为凄惨。

    虽然月山家避免了被彻底歼灭,但月山习却依旧找上了韦恩,试图让他‘回忆’起过去的一切。

    面对如同牛皮糖一般的月山习,韦恩终究还是有些无可奈何,“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当然是想让你脱离这个把你当做傻子一样耍的ccg!”月山习咬牙切齿,“金木,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就算你不记得我,难道你不记得店长了吗?不记得在店长死的时候...”

    任由月山习如何述说往昔,韦恩却依旧无动于衷,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变。

    面对这般,月山习的仆人叶不禁冷冷道,“少爷,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他根本就不想听你说的这些话。”

    月山习回头怒视,面带纠结和痛苦,“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我只是...”

    无论是对象到底是不是金木本人,似乎他对金木的这种复杂感情却依旧深刻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作为一个基佬,他是合格的。

    若是旁观者,韦恩甚至都忍不住要为他的毅力而感动,但是很可惜,他是直男。

    “月山习,说真的,你这个人很不错,其实我也可以将你当做朋友。但是,人不能为别人而活,经历了这么多,难道你还没有领悟到,为自己而活的道理么?”

    以金木式的语气说出这句话,韦恩轻叹。

    月山习闻言的瞬间僵直,眼中透着难以置信之色,嘴唇嗫动,“金木...原来你...”

    “我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所以,月山先生,我想你可以做你认为对的事情...”

    深深的看了一眼月山习,韦恩缓缓转身。

    这次,月山习没有拦住韦恩的离开,他一直呆立在原地,仿佛整个人都死去一般。

    叶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痛之色,忍不住上前想要抚慰,谁知道,月山习将其一把推开,喝道,“别碰我!”

    身后的松前和舞路忍不住上前,生怕月山习的精神出现问题,然而走到一半,却停住了脚步。

    因为月山习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金木,金木他原来一直都没有失忆,这一切都是他的伪装,这就够了,让我继续拭目以待,我一定会想办法站在你的身边,陪你完成你想要做的一切...”

    病态的表情再次露出,脸上的红晕,似是女儿态般的娇羞,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着实令人感到别扭。

    只是松前等人早已见怪不怪的习以为常,叶的眼中甚至闪过一丝嫉妒。

    已经搬离原来的月山家庄园的月山观母坐在火炉旁,静静的看着摆在一旁的相框,里面是一个笑颜如花的紫发少妇,有着月山习一般的模样,脸蛋却偏消瘦柔和。

    “叶子...习她...终于长大了,有了自己喜欢的人,甚至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就像你一样...那么像的你们...我要拼命守护住...”

    收回抚摸相框的手,月山观母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他拿起一旁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你说的事情我答应了!”

    电话那头未曾回话,只是轻轻挂断。

    月山观母放下电话,再次抚摸相框,眼中柔意不减,“为了习...”

    如果让韦恩知道月山这对父子的想法,恐怕他真的会哭笑不得,男人对男人怎么可能会痴狂到这种地步?

    是该说金木研太有魅力?还是说月山习的口味独特?当然,或许还有他所不知道的原因,不过他现在也不想知道。

    因为一个不好的消息传了回来,追查月山家的准特等木嶋式被杀了。

    死状极为凄惨,似是遭到啃噬,面目全非不说,四肢都被切下。

    不用问,必然是喰种做的,只是又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感公然袭杀一名准特等搜查官?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