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门被外推开的那一刻,韦恩便听到了破风声,他整个人瞬间向一旁倒去,原本的座位之上出现了数根寒光四溢,隐隐好似淬了毒的钢针。

    第一个想法,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幽州暗杀自己?第二个想法是,这家伙看来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情报,否则也不会贸然前来。

    一击未曾得手,颇有些出乎意料,但紧接着夏侯渊从腰部抽出了一根尖端带龙头扣锥的锁链,朝着韦恩抽击而去,那龙头扣锥前吐一根精钢短刺,直取其咽喉。

    看着锁链即将抽来的那一瞬间,韦恩只手一把握住了被夏侯渊灌注斗气的锁链,后者见此不由一怔,一般人面对灌注斗气的武器是不可能徒手将其接下的,除了他本身也是斗士。

    看来情报不准,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得手了就行!

    试图抽出锁链利用锁链之上的倒刺刮伤韦恩的手掌,然而不管自己怎么试,锁链却纹丝未动,夏侯渊心中不由一沉。

    “你是,许昌的夏侯渊对吧?”韦恩开口了,无怪其认出了身份,因为这种武器不是谁都能玩的转的,也只有暗杀者夏侯渊妙才才会使用。

    被叫破了身份的夏侯渊索性不答,当做默认,斗气暗暗开始发力。

    韦恩见此轻笑松手,惯性令夏侯渊后退了两步,就是这样的一个空档,韦恩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她的身后,右手食指直对其颈上的哑门穴。

    回过神来的夏侯渊僵立,冷汗从其额头顺着脸颊滑落,身为一名暗杀者,暗杀对象的速度比起自己还要快,这不是扯淡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暗杀者?。

    “让我想想,曹操应该不可能派你来,毕竟他每天忙着压制体内的火龙和千年曹操的意志,不会闲着来找我的麻烦。那么,就是那个司马懿了?不过你并不是听命于她,所以是受了某种挑唆?亦或是,你自己的想法?”

    听到韦恩玩味的推理,夏侯渊不禁冷哼一声,“既然被你给捉住了,我没什么好说的。”

    “罢了,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开口。”韦恩摇了摇头,打了一记响指,房内不知何时已经立着一道身影,赫然是幽州有数的强者麹义。

    “主公,你可是很久都没有理我了呢?”

    听着麹义幽怨的声音,韦恩无奈一笑,指了指夏侯渊,“这个,交给你处理了,不过千万别让她死了,对这个人,我还有用处。”

    麹义闻言打量了夏侯渊一番,继而舔了舔嘴唇,“放心,绝不会弄死她的。”

    随着麹义将夏侯渊带走,韦恩伸手一抹,将四把百辟刀收纳,按照计划,他要去一趟cd,找诸葛亮谈一谈关于百辟刀的事情。

    与此同时,洛阳方面。

    在决出最后两所高校之后,贾诩将情况上,董卓的脸上露出了玩味之色,他斜睨了一眼身侧的吕布,道,“想不到幽州居然能走到这一步,我真好奇他们的首领到底是谁,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呢?奉先。”

    吕布闻言目不斜视,轻轻点头,“我也很好奇。”

    董卓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色,似笑非笑道,“今年决赛场地就放到洛阳吧,条件也要改一改了,让cd和幽州所有b级以上的斗士悉数参加,如有违者,以玉玺号令讨伐!”

    贾诩道了一声是,临走之时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吕布。

    董卓起身,在与吕布错身而过之时,轻声道:“奉先,我可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走到尽头,所以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吧?”

    吕布挑眉,目送着董卓离去。

    随后转出一名短发少女带着一脸担忧之色道,“奉先大人...”

    吕布抬了抬手,阻止了少女接下来的话,“公台,你说的,我明白,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关头,该做的还得去做。”

    “可是这样的话...”公台咬唇,脸上的忧色愈发的浓郁。

    吕布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如果我不去做的话,就没有人去做了,这就是我的宿命。”

    随着吕布离去,公台缓缓低头,宿命么?心中对于斗士得存在产生了无限的恨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存在?为什么会有这种无聊的宿命去牵绊?如果没有这些的话,那么奉先大人...

    南阳。

    孙策诸人与王允在袁术常待的仓库对峙,此刻的袁术早已变成了一具干尸,其脚下跪着的是如痴如魔的甘宁,脸上带着病态的神经质。

    “左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吕蒙一脸痛心的质问着,原本她对左慈有着不小的好感,但现在...

    王允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蒙酱,这就是宿命,马上是该我履行宿命之时了。”

    说罢,他望了一眼洛阳的方向。

----本章结束,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叫我创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霄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霄先生并收藏叫我创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