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管有没有,反正老周头愣是让满宝答应了下次进宫的时候一定要去问一问这职田到底能不能自个种。

    满宝耐不住老周头提,只能应了下来。

    她的假期不长,除去今天早上的聚会,到目前为止还剩下一天半,所以很是珍惜。

    她觉得大嫂做的东西真是什么都好吃,就是炒的豆腐渣都好吃得不行。

    恰巧小钱氏看着满宝觉得她瘦了,所以逮着空就喂她,喂她的时候就忍不住把跟在她身边的白善和白二郎给喂了。

    从回家的那一刻起,三人的肚子就没空过。

    满宝一直念叨:“这是不对的,对身体不好,胃总是得不到休息怎么行呢?”

    但还是忍不住想吃呀。

    就连白大郎都蹭着吃了不少东西,惹得郑氏和刘老夫人道:“平时也没亏过他们,怎么就跟三辈子没吃饱过似的?”

    刘老夫人笑道:“容姨做的东西太精致了些,周大嫂做的东西味道还好,别说几个孩子,就是我们大人都觉得好吃。”

    郑氏一想也是。

    小钱氏做的许多东西都是平时他们不会做的,比如炒豆子,炒豆腐渣,东西虽粗,但她就是能把味道做得不错。

    满宝不仅在家里吃得饱饱的,临进宫前,小钱氏还给她装上了一罐酱料,道:“带进宫里去,可以绊着馒头和白粥吃,多吃粮食也能长胖的。”

    满宝摸了摸自己好似又圆回来的小脸,道:“大嫂,我觉得这么圆就可以了,再圆就不好看了。”

    “胡说,圆脸有福气,胖些才好呢。”

    “像恭王那么胖就不是福气,而是病气了。”

    白善歪头想了一下满宝像恭王那么胖的样子,打了一个寒颤后将酱拿过去,“算了,你别吃了,我们替你吃好了。”

    小钱氏立即道:“我给你们也准备了的。”

    说罢,她连忙拿出另外两罐一样大小的酱料。

    白二郎一见,立即高兴的接过,嘴巴特别甜的道谢,“谢周大嫂。”

    小钱氏便笑眯了眼,她还是下意识的把白二郎当做村里地主家的二少爷,“二少爷要是喜欢吃,下次我多给你做点儿。”

    白二郎连连点头。

    难得过来送儿子出门的白老爷都觉得他丢脸。

    满宝也已经从白善手里把罐子抢了回去。

    老早坐在车上等着的周立君见他们还在磨叽,便掀起帘子道:“小姑,你们再不走就又要迟了。”

    三人因为上次入宫迟被弹劾处罚的事家里已经都知道了,没办法,今儿就是领俸禄的日子,满宝不说,家里一去领俸禄也就知道了。

    不过这次还真不是他们三个主动交代的,而是白老爷不知打哪儿知道了消息回来把白二郎揍了一顿,直把白二郎从东侧院撵到了西侧院,然后家里就全知道了。

    为了这事儿,白大郎也被罚着跪了半天,因为他在国子监里上学,消息灵通,肯定老早就知道的,结果他竟然瞒着不告诉家里。

    白大郎一边跪一边腹诽,他不是看庄先生每日进出宫都一脸的淡然,一副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的样子,于是才没说的吗?

    有本事找他,怎么没本事找庄先生?

    庄先生和他们同在崇文馆中,论消息,还能有谁比他更了解吗?

    老周头知道这事儿时除了心痛就没别的感觉了,钱氏则是有些害怕,拉着满宝问道:“皇宫里的大官会不会因为你迟到便打你?”

    “不会,”满宝道:“这种事儿也就罚俸而已,怎么会打人呢?”

    钱氏这才放心。

    不过老周头却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天不亮就醒来,然后等着去叫满宝。

    今天是他们入宫的日子,所以他起得又尤其早,他起床的时候星星和月亮还在天上挂着呢,伸手只能看见模糊的五指,万籁寂静,谁也没醒。

    但他就是披着衣服站在了周大郎和小钱氏的门外,冲门里喊道:“大郎,这时辰也不早了,该起了。”

    周大郎睡得迷迷糊糊的,醒来确定是听到了他爹的声音,还以为他睡懒觉了,结果摸着黑起身往门外一看,月亮还挂在半空中呢。

    老周头还站在门外,看到只有他起来,便嫌弃道:“你起来有什么用,叫你媳妇起来,今儿满宝他们要进宫了,得早些准备早食,别跟上回一样饭没吃上还迟到了。”

    他念叨道:“迟到一次扣两个月的俸钱呢,整十二吊钱,哎哟,我的心呀。”

    本来还有些抱怨的周大郎一听到这个数儿,立即没有怨言了,立即去把妻子摇醒,让她起来做早食。

    老周头听到了儿媳妇的声音,便转身心满意足的找他闺女去了。

    各个院门晚上是会落锁的,但因为住的都是家里人,所以不会加铁锁,老周头拿着一串钥匙就出门,直接打开正院的院门便进去,把满宝叫醒后想了想,干脆去东侧院那边把白善和白二郎给叫醒了。

    三人起床时都是一脸的懵,满宝更是直接坐在院子里沐浴着星光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做了什么。

    她抬头看了看天上挂着的星星和月亮,最后一脸悲伤的去洗脸梳头了。

    同院子的周立君和周立如也被老周头吵醒了,周立如是呆了半响,然后翻了个身就又睡着了。

    立君却在床边做了半天,然后眼朦胧的也起身去洗漱了,还帮她小姑整理了一下头发。

    屋里点了油灯,满宝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沁出泪花来,问道:“你起那么早干嘛?”

    “我跟您一块儿去皇城。”

    “领俸禄吗?没到时辰吧,户部还没上工呢。”

    周立君道:“不,我去等小姑父他们的同窗,然后再去领俸禄。”

    满宝呆呆的问,“等他们做什么?”

    “小姑父的好多同窗都想买润白膏呢,只是我觉着他们怕是不好意思上门来,或是这两日事忙忘记了,所以我决定直接送货上门。”

    其实是,生意还不算谈妥,只是白善让同窗们知道了一下他在用润白膏,同窗们有些兴趣而已。

    但最近积累下不少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